首发书小说网”最新网址:www.shoufashu.net,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!
手机用户请访问:(m.shoufashu.net
首发书 > 女生小说 > 重生80:彪悍农女致富记 > 第十七章 心照不宣

第十七章 心照不宣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首发书]www.shoufashu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雷向阳直接就拒绝了木央。

    半点犹豫也没有。

    木大小姐甚至来不及感慨一下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塑料友谊。就赶紧挤出一个讨好的笑容来:“别呀,我又不是白拿你的钱,我是借钱。我都给你出了这么好一个主意,你还怕我将来还不上钱?”

    然而雷向阳一脸的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木大小姐毫不气馁,继续再接再厉:“你要是怕我真还不上,我跟你一起去抓还不行吗?或者我再提一个办法,咱俩一起去挣钱行吧?我这不是急着用钱吗?我要是有时间能缓缓,我哪里需要问你借呀。”

    雷向阳似乎终于被说动了一点点。

    犹犹豫豫的看木央。

    木央就再接再厉:“你想想,我多惨。你要不帮我,我就得跟傻子定亲了。那我这一辈子就完了——”

    木央幽怨的叹一口气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雷向阳,饱含痛苦的问他:“难道你就忍心我这一辈子就这样了?对你来说就是一点点的钱,以后你还会有好多好多的钱,这点钱算什么呀?可是我呢,这可是我一辈子呀——”

    木大小姐做这样的事情,其实还真没有过。

    所以木大小姐表示心里多多少少有点儿别扭?

    如果不是雷向阳还只是一个半大孩子,木央还真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这么大年纪了,还用这样的手段,实在是不光彩,不光彩。

    雷向阳到底还是嫩了一点。

    听完了木央这一番话之后,竟然还真的就有些犹豫和动容起来。

    木央见他这样,赶紧又添一把火,实打实的把自己的情况说的更凄惨。

    最后雷向阳实在是受不住,一咬牙:“你要借多少?”

    木央也不贪心:“给陈瞎子送礼的钱。”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,木央暂时就不去想了。

    而做生意的本钱,木央更不打算找雷向阳借。

    木央心里很清楚,雷向阳手里根本就没两个钱,在自己给他出了这么一个主意之前,只怕雷向阳两个口袋比脸还干净。

    雷向阳犹豫了片刻。

    最后就和木央说:“这个忙,我可以帮你。这是我有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木央顿时柳眉倒竖:“好你个雷向阳,你竟然还学会了趁火打劫?”

    雷向阳似乎也有点不好意思,不过还是说了一句:“不是什么难事儿。就是让你帮我照顾一下妹妹。”

    木央挑眉:“你妹妹看上去挺乖的,怎么还需要人照顾?”

    “她自己洗头洗不干净,身上长了虱子。”雷向阳说这个话的时候,脸上都有些发红,似乎是因为这么一句话,实在是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木央也继承了原本的记忆,所以当然也知道雷向阳家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所以木央也没犹豫,当即就点点头:“行,我答应你了。”

    雷向阳因为这句话就郑重的说一句:“你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明明还是个半大的孩子,可说话的架势,活脱脱就像是个大人物。

    一脸持重,言出必践的样子。

    木央看得忍不住又是一阵在心里偷笑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没敢笑话雷向阳。

    说句实话,雷向阳这样的人,只要将来有机会,肯定能混的好。

    而且木央觉得,或许自己已经找到了最合适的生意伙伴。

    做生意这种事情,想要一人独挑大梁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只能看谁持的股份比例多少,决定话语权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她自己这小胳膊小腿的到底有几斤几两,木央也十分清楚。

    既然这件事情已经说好了,木央就很干脆利落的说一句:“我还得去割猪草。明天中午吃了饭,我过来你家帮你妹妹洗头。”

    雷向阳又郑重的重复了一次自己的保证。

    木央就回头笑:“交给你我放心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木央就径直背着背篓,赶紧去割猪草。

    当然不知道他自己这一番话,对雷向阳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?。

    雷向阳就因为这一句话,站在原地,沉默了许久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木央是第一个跟他说这样话的人,对他的触动是极大的。

    对于木央来说,她的确是信任雷向阳。

    雷向阳虽然年龄不大,可是性格挺靠谱。

    大概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。

    反正怎么看都不像是个15岁的少年。

    因为有了雷向阳的保证,所以木央心中就将这件事情暂且放下去。

    木央在田埂边上割了草,马马虎虎的塞了一背篓之后,就直接背着回去了。

    木家现在出奇的安静。

    木央回去的时候,木忠国两兄弟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一大家子人各司其职的做着事情。

    晚上吃饭的时候,大家也没有多余的话。

    倒是陈春花忽然说了一句:“过两天,王家的人过来时候,咱们可怎么招待?要不要先去割两斤肉啊!”

    杨淑芳立刻就瞪了陈春花一眼:“割什么肉?哪有钱割肉?他们要过来肯定自己会带东西,他们又不是不知道咱家的情况。而且,说不定也不会在家里吃饭,毕竟陈瞎子住的那么远——”

    猛然一听杨淑芳提起陈瞎子,木央几乎偷笑出声,然后悄悄的嘀咕一句,雷向阳果然没骗她。

    这都穷成这样了,竟然还没忘记要去找个算命的。

    木央看了一眼杨淑芳,不着痕迹的打探:“陈瞎子住的远不远和咱们家有什么关系?他们来了难道不用吃中午饭?我也觉得奶奶要不还是割两斤肉回来吧,我看他们家条件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别的不说,能混顿肉吃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木央已经吃了两天的红薯稀饭了,实在是有些难以下咽。肚子里一点油水也没有,光是想想吃肉这个事,嘴里都已经开始冒口水。

    木央觉得陈春花提起这件事情,绝对不是为了款待周到,而是跟自己目的一样。

    木央提了这件事情,陈春花也立刻附和:“这可不是吗?他们家条件毕竟那么好,真要怠慢了,以后还怎么来往?妈也不要太抠了。到时候叫人看不起。”

    杨淑芳眼睛瞪得像个铜铃:“一个二个少给我嘴馋。能吃饱饭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陈春花不敢再说。

    木央想了想,转了一个话题:“那咱们去找陈瞎子算命,钱谁出?”

    杨淑芳看木央现在竟然只口不提不嫁了的事情,只当木央,现在是看到了对方的好条件,动了心,当即就没好气的骂了一句:“这才几天就完全转了心思,真当我是瞎呢,这钱当然是他们家出,难道还我们出!”

    杨淑芳将筷子用力在碗沿上敲了一下:“还不快吃饭,一个个都堵不住嘴。”

    木开金一直都没吭声,埋头吃饭。但谁都知道,木开金没反对这件事情,就算是说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