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发书小说网”最新网址:www.shoufashu.net,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!
手机用户请访问:(m.shoufashu.net

第 10 章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首发书]www.shoufashu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第章双獾小玉雕

    初挽骤然发了这一笔大财,心里总算放松了。

    没钱的话,做什么都没得劲儿,只能抠抠搜搜破衣烂衫的。

    现在有钱了,手头就可以大方一些了。

    她先跑到黑市,把这外汇券换成了人民币,其实这年头外汇券还是吃香,能买一些人民币不能买的,比如现在官方认可的古玩店,那都是要外汇券交易的,要卖给外国人的。

    外汇券兑换成人民币,在黑市上一般是:.或者.的,她因为急于脱手,一百五十块的外汇券兑了一百七十块的人民币,也觉得够本了。

    这样她这次凭着佛雕一下子挣了二百二十块,也算是一笔大买卖,加上之前那块玉雕挣的,她手头大概有二百九十块,这也不是小数目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年头很多人一个月的工资也就是三四十块钱,能顶城里工人大半年工资了。

    初挽揣着这么多钱,想去买点布料做衣裳,可等她到了商店才发现,这边里三层外三层都是人,人们在疯狂地抢购,大爷大妈往里面挤,年轻媳妇也拼命地要结账,还有小伙子吆喝着我买了我都买了。

    初挽问了问才知道,改革开放后,布票什么的开始失效了,但是市场供应还是短缺,老百姓买东西动辄缺货。

    再说不用票证了,大家也怕价格放开,贵起来,怕以后再也买不到布了,于是大家都把手里的积蓄拿出来疯狂买布囤着,有人甚至把儿子孙子结婚用的布面被面都要置办了。

    这事乍听很好笑,毕竟以后这些只要有钱就不愁买到,但大家都是普通人,不可能有那样的前瞻性,面对历史的变革,大家心里太多不确定性,恐慌情绪蔓延,于是便拼命抢购囤积。

    初挽自然是抢不到什么的,看来有钱也别想买布,只好算了,想着回头在农村看看谁家有手织的布买点吧。

    当下她又去买了雪花膏,买了两瓶酒,一条烟,以及一些肉和菜,这些都提着过去胡慧云家了。

    胡慧云妈看到,吓了一跳:“挽挽你这是干嘛,突然买这么多!”

    初挽:“今天突然得的,阿姨你别问怎么来的,反正正经路子!”

    胡慧云妈不要,不过初挽坚持给,胡慧云妈这才勉强收下,不过还是絮叨初挽半天,说她太客气了。

    初挽笑笑没说话。

    她喜欢住在胡慧云家,不过住人家家里也不好意思,给这些东西自己心里也舒坦。

    晚上胡慧云妈炖了鱼,那鱼汤真是鲜美,初挽就着芝麻馅烧饼喝了一大碗,喝得鼻尖冒汗,吃完饭又围着炉子吃了点红薯,说了一会儿话,这才睡觉。

    临睡前,心里却想着,手头现在有那么二百多,根本留不住,手痒,明天得再转转,转一圈后,看看买点东西,就过去陆家了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第二天初挽一大早又去了玉渊潭早市,谁知道不巧,今天文物局来得早,一下子把一伙卖文玩的都给抓了,大家路过这块都躲着走,也有人在那里瞧稀奇。

    初挽看到文物局的,自然也赶紧躲着,她昨天才露面,万一被人家看到惦记着呢。

    她也不太想去潘家园了,就怕有些卖家对她脸熟了。脸熟了,砍价都不好砍,人家不把你棒槌了。

    一时想着找个别处,最后琢磨了一番,去了白桥市场。

    北京的古玩市场无非那几个地儿,潘家园是早些年就有的,玉渊潭早市到底就那十几个摊位,早上八点就散,初挽想着换个新鲜地儿,去了白桥市场,本来没抱什么希望,因为在她的印象中,这个年代的白桥市场估计还没成规模,可谁知道去了后,却是喜出望外,竟然有大几十个摊位。

    这白桥市场比玉渊潭早市规模略大一些,摆摊的一看就是郊区农民,一个个把尿素袋子往地上一铺,就这么摆着东西卖。

    初挽不动声色,就听别人在那里讨价还价,大概听出来了,一般都是北京郊区的农民,大多是河北来的,雄县的,文安的,还有大城的,至于卖的东西五花八门什么都有,粉彩大瓶,砚台玉器,也有铜器。

    这边的东西也便宜,便宜得人掉眼珠子。

    看起来那些农民都是把自个人家里藏着的东西偷偷拿出来卖,这都是躲过了破四旧的,也不敢声张,想着趁世道好了赶紧换点钱。当然也有一些是知道这个能卖钱,得了甜头,就把亲戚朋友周围村的顺便收了。

    初挽看了一圈,好东西真不少,清末的粉彩大瓶,超不过十五块钱,明朝的也就勉强几十块,周围前来淘东西的,已经不少陆续下手了,不过初挽一直没下手。

    她有了这石墩子的教训,再也不敢给自己找麻烦,那康熙青花山水将军罐再好,也不好带,一时半会卖不出去,砸手里,还得带回去永陵村,说不得回头落到谁家里,自己根本保不住。

    所以要收藏,就得收藏小件,收藏玉器,以小博大。

    这么溜达着,就见那边有个卖家,正从尿素袋子里往外面掏东西,那尿素袋子脏兮兮的,卖家一手的化肥末子。

    他正往外掏两个陶猴,还有几个大银元叮叮当当往外掉,尿素袋子里哗啦啦响。

    初挽听着那声响,觉得带着一点点脆,这种声音她耳熟。

    她便很不经意地问:“老乡,你这袋子里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那农民一听,随口说:“线轴子!”

    初挽:“线轴子,就纺车上用的那个?”

    农民见她感兴趣,就掏出来了,随手放那儿给初挽看。

    这时候天也就是刚擦亮,初挽拿在了手里仔细对着光看,却见是一个玉壁,上面还残留着农村自己纺出的棉线,她将棉线拨拉到一边,摸了摸,玉壁上带着雕纹,有面容奇异的凤首,羽翅飘逸,玉质坚硬致密。

    凭感觉,她知道这是汉代的白玉,应该是瑞玉,汉代贵族佩戴在腰际来象征身份的。

    她便问:“这线轴子多钱?”

    农民随便看了一眼,伸出两根手指头。

    初挽挑眉,心想这什么意思,二十块还是二百?

    二百的话,其实倒是也能买,不至于赔钱,不过她肯定不舍得,那不是把手头钱都给砸进去了吗?

    但是二十块的话,就有点便宜了,毕竟这不是普通的玉了,汉代白玉,哪怕是现在,在市场上也能卖个不错价格。

    可眼前这农民,一看就不是卖自家东西,应该是铲子,估计几块钱在农村收了货来城里卖的,这种都是机灵鬼,万一她直接按照二百还价,人家一看这情况,这买卖今天就别想成了。

    那农民看初挽犹犹豫豫的,便道:“这还有几个呢,你要不?”

    说着,又掏出来两个,初挽一看,也是差不多的样式,不过上面花纹不同。

    她也就随口道:“这三个多钱,你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农民:“咱也不说闲话,三个五十块,要你就拿走!”

    这么说着,旁边有几个客人,也都在往这边看,初挽见此,用身体微挡住那边的视线,道:“大哥,四十块吧。”

    当下她便干脆掏出来四张大团结,对着那人晃了晃:“可以不?”

    这也算是郊区古玩市场淘货的一招,拿出钱来一亮,对方本来不想卖的,但是看到白花花的大团结,便心动了。

    果然,那农民一见,眼睛都发光:“行,成交!”

    于是初挽将那四十块给了农民,用旧报纸包住了那三块玉,揣进了棉袄里,麻溜儿走了。

    等走到僻静地儿,她拿出来,擦了擦上面的化肥末子,却见那玉质柔腻,雕琢精致,这是上等汉白玉了,倒是勉强值得自己收藏起来。

    她得了这个,心满意足,也不图其它了,就随便逛了逛,便见到一件三色和田玉双獾小雕件。

    “獾”是取“欢”的意思,双欢,有百年双欢的寓意,可以送给结婚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关键眼下这个雕件油脂肥厚,包浆均匀,雕刻得格外好,用的圆雕镂空透雕技法,两只獾首尾相对,肢尾相联,追逐嬉戏灵动。

    初挽摩挲了一番,喜欢得很,不过自己留着也没用,结婚不结婚都另说呢,她想着,便干脆送给陆守俨吧。

    他给自己十块钱,自己自然要还这个人情,她还给他钱,他肯定不要的,干脆送他一件礼物,反正他年纪大了估计很快就结婚了。

    讨价还价一番后,又用了一个笔洗做添头,最后两件一共花了二十五块。

    她盘算着,这个笔洗可以送给陆老爷子。

    虽然太爷爷说要什么随便找陆老爷子,不要客气,但她其实没这么厚脸皮。

    拿着这些,她径自赶过去陆家了。

    陆老爷子家住在南锣鼓巷里的雨儿胡同,是一套非常齐整的四合院,据说这房子以前是清朝内务府总管大臣的宅子,建造得倒是用心,硬山顶合瓦过垄脊屋面,前出廊子,东西南北各三间房,房子之间由转角廊连着,这么一处院子要是搁一般人家能住上几十口人。

    不过陆老爷子几个儿子全都分开住的,他有五个儿子二个女儿,陆守俨是老来子排行最末,今年应该是二十七了,而除了陆守俨外,其它最小的也有三十大几了,最大的眼看五十岁的人了。

    陆老爷子那些儿子,到了这年纪也大多身居要职,单位都会安排很好的住处,最不济的也都住在单位大院里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么大的宅子,只有陆老爷子住,不过他那些孙子们会时常过来,大多在陆老爷子这里也有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初挽沿着胡同走到门前,正要进去,就被旁边的警卫员拦住了。

    警卫员打量着她,要求她出示证件。

    初挽也是意外,疑惑地看着警卫员。

    警卫员站得笔直,一脸严肃,尽职尽责。

    初挽:“我是来找陆爷爷的,麻烦你进去说一声吧?”

    警卫员正要说话,这时候门开了,里面出来一个女人,系着围裙,挎着菜篮子,手上略糙,看样子是保姆。

    那女人看到初挽,打量了几眼,便蹙眉道:“是要收破烂吗,我们家东西昨天才清理了,没剩下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又嘱咐警卫员说:“小赵,你可看严点,别什么人都往家里放,不然像什么样。”

    初挽便笑了笑,没搭理那女人,径自对警卫员道:“这位同志,你是陆爷爷的警卫员吧,麻烦见到陆同志帮我传下话,就说挽挽过来看过他。”

    说完径自就走。

    她倒是没什么恼的,这样她既全了“来看过陆爷爷的”心意,又不用来陆家住那么几天了,最后那个保姆还是什么的女人还得挨骂被罚。

    她走到了胡同口,迎面恰好遇上一个人正骑着自行车过来。

    那人约莫二十岁,一脸青涩,见到初挽愣了下。

    初挽也愣了。

    冤家路窄,陆建时,又遇着你了!